播道會的信仰特色
大陸時期發展史
在香港時期
播道會堂會一覽
播道會社會服務一覽
播道會總會
景福堂首頁
     
 

 
 

特色

播道會是一個宗派,但有時又似乎不像一個宗派。傳統的播道會,因著信仰的立場及屬靈的質素,一向都表現出很強的向心力,但卻沒有被規條所約束。這種現象與播道會的背境及信仰特色有直接關係。

   在十八、十九世紀的歐洲,特別是西北歐,基督教是大部份國家的國教,絕大多數的公民都是教會的會友,而會友的子女,一出生就自然也是會友。在這些國家,作基督徒比不作基督徒容易。他們生下來就是基督徒,從小受了水禮,在教會的組織下長大,到了十六、十七歲便受堅信禮成為正式的會友。這些人要想不作基督徒就麻煩了;要把他們的名字從教會的名冊中刪除,需要很多手續。所以在當時,只要是這些國家的公民,就自然是他們國教教會的會友。在這種情況下,教會中自然有許多沒有重生得救的會友,而他們自己卻不知道;而一般人亦以為只要遵守教會的規距、殷勤參加聚會,就是好基督徙了。

   在這些教會堙A當然也有許多真正重生得救而愛主的基督徒,他們對於教會的這種情況心中非常不滿,加上看到教會中一些行事不合乎聖經的教訓,就更加難於接受。但在「國教」的制度下,基督徒沒有自由按看自己認為對的方法,或者按著聖經的教訓行事,也不能脫離既有的教會。後來隨著當時的移民潮,許多真正在屬靈上有追求的基督徒移民去了美國,脫離了自己國教教會的束縛,可以自由地按著聖經的教訓敬拜、事奉,並且可以自由的指出教會的錯誤。於是這些基督徒就決定脫離原屬的教會,不再受制於政府和政府屬下的國教,另成立一個可以按著聖經的教訓和聖靈的感動而自由敬拜的教會,於是正式成立了「福音自由教會」。此教會在一百年前來到中國開展福音工作,定名為「基督教播道會」。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也秉承著美國播道會或美國福音自由教會的優良傳統,持守早期聖徒屬靈的特色:


嚴守聖經教訓

   在初期的播道會信徒中,神興起了許多有恩賜、受過高深教育,且有深度屬靈眼光的人,在教會中作了許多栽培教導的工。我們在整個播道會的歷史中看見了這些工作的果效。初期播道會的信徒堅持遵守的一原則,是不論在真理信仰上、教會工作的方法上、甚至在護教上,只要有聖經的教訓,我們就應當遵守,沒有的,便有權不遵守,這成了播道會一個重要的特色。

   就教會的信條來說,其他宗派的信條都比播道會的詳細得多。播道會的立場是,聖經上清楚言明的真理和教訓才可以放在信條當中。聖經上沒有清楚講明的教訓,雖然有時看起來很合理,但聖經既沒有如此講明,就有可能不是聖經的教訓,而只是人對聖經的解釋。人對聖經的解釋,可能很重要,有時也可能很對,但到底不是聖經的教訓,所以不能作為信條來接納。例如主耶穌再來時地上可能有大災難,但主耶穌究竟在何時再來?是災難前、災難中或災難後呢?不同的人,按不同的經文和不同的神學立場,可能有不同的解釋;這些解繹可能只是人的意思,而不是聖經的意思。這樣的解釋不能作為信仰的絕對標準,只有聖經清楚講明的教訓才可以作為我們信仰的絕對標準。盼望這種立場成為播道會信仰永遠的根基,不論環境有多大的變遷、人的思想如何的改變,我們仍能持守這個立場,單單的、完全的以聖經的教訓為我們信仰的標準,就是為此付上極大的代價亦在所不惜。


熱誠傳揚福音

   早期播道會的領袖中,很多都是飽學之士,很注重講解聖經、栽培信徒,他們努力於文字工作、教育工作;但從一開始就同樣注重傳福音的工作。實際上在一八八四年以後,美國播道會還沒有正式組織起來,已經有很個別的教會多次開會討論如何向操瑞典語的美國人傳福音。這些教會特別關心他們,並非出於門戶之見,而是當時這些基督徒只會講瑞典語。漸漸,他們的英語有進步,傳福音的負擔範圍也就擴大了。傳福音的熱誠,可以說是美國播道會會友從開始就有的一個記號。直到今天,美國播道會總會的組織堶情A「本國傳道部」及「海外傳道部」仍佔看差不多同樣重要的地位。這一點可能是美國播道會發展極快的一個原因呢!美國播道會是在一八八四年正式組成的,比中國播道會的歷史只多幾年,但今美國播道會有一千間以上的堂會。當然中國播道會曾經歷過一些特別的挫折和考驗,但這對我們仍是一個極大的挑戰。特別按今天中國播道會各堂會的情況,我們不能不受激勵。


關心海外宣教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在一九八八年慶祝一百週年,但這不是說播道會的宣教士到一八八八年才到中國來。寬夸倫牧師早在一八八七年秋便已抵達中國(註),教會的組成是在次年。也就是說,美國播道會組成後兩年,便差遣第一位宣教士遠赴中國宣教。在播道會最初成立之時,便有著海外宣教的負擔,而這負擔隨著年日有增無減。今天美國播道會支持將近三百位宣教士在全世界十多個國家工作。按堂會數目及會友人數的比例來說,美國播道會的宣教工作在所有的宗派中站在極前的位置。但願神同樣給我們中國播道會的同工和弟兄姊妹們一個更大的海外宣教熱誠和負擔。


民主教會組織

   基於播道會早期的領導人多是出於組織極嚴密的國教教會,為免重蹈覆轍,初期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力求在過份嚴格的組織和沒有組織的教會體制中求得中庸。最後決定的方向是:每一個會友對神家的事工有同樣的責任,因此組成一個以會友為最高權柄的教會體制,不論教會信徒的人數有多少,他們都有自由去同心決定教會的事工。然而在自主獨立的體制中,教會多追求彼此的相交。初期播道會的人喜歡用這樣的一個比喻:教會的頭是基督,同時教會有兩條腿,一個是教會的自主,一個是信仰相同的教會間的交通團契。這兩件事從開始就成了播道會組織的特徵。教會的自主權沒有人能奪去,但播道會各堂會間要保持親密的、真正的交通,這樣的交通不是規條的要求,卻是要滿足生命上的需要。要有這兩方面適當的平衡,教會才能蒙福,才能站立得穩。

   但願我們在這兩力面都謹慎和努力。不要讓任何人奪去我們在主堛漲菪恁A但也不要忽略自由和權利所帶來的責任和義務。同時也不要忽略彼此間的交通、聯合、和並肩負起事奉、傳福音的責任。為了自己的生命和共同的事奉,要珍惜彼此的交通,特別是同工一起禱告的機會,透過彼此的分享、分擔和代禱,成為我們一同在神面前得力和蒙福的來源。

 

 

 
 

 

  1. 信神是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而一體,是萬物的創造者,是掌管宇宙的主宰。
  2. 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道成肉身,有完全的神人兩性,由聖靈感孕,藉童貞女馬利亞而生,在十字架上流血捨身,替人贖罪,使人脫離罪的刑罰和權勢,三日後從死奡_活、升天、現今坐在父神的右邊,作中保及大祭司,代聖徒祈求,又為教會元首,將來必親自顯現,從天再臨,建立國度,審判活人死人。
  3. 信聖靈是三位一體的第三位,在五旬節降臨,為要榮耀基督,使罪人知罪悔改,得獲重生,並居住及運行在信徒心中,使信徒藉以得勝成聖,又在基督媮p為一體,成為教會。
  4. 信人是按照神的形像而造,因悖逆神喪失靈命。自始祖犯罪,世人就成為罪人,伏在神的忿怒之下,唯有誠心悔改接受救恩,賴主耶穌基督寶血潔淨罪污,藉聖靈重生,方能進入神國。
  5. 信新舊兩約聖經為神所默示,是神的話語,絕對真確可信,是活潑的生命之道,是信仰和行為的最高準則。
  6. 信世人死後都必復活,信主的人復活得生,可享天堂永福,不信的復活定罪,必落地獄受火湖永死,天堂地獄都是永遠的。
  7. 信魔鬼乃是邪靈,運行在悖逆之人心中,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將來必受永刑。

 
     
 

 
    I. 前言

   本文為慶祝及記念播道會百週年大典而編寫,盼望藉著先賢先聖之榜樣、與播道會在華設立之歷史,激勵我們這些後輩學效前人傳教的精神並愛主的心志,使我們在這大時代中竭力為主作工,完成神託付給我們的使命。

II. 播道會在華史

   自一八 O 七年馬禮遜來華到一八四 O 年,全中國只有約二十名宣教士,受浸會友亦不過百人。中英鴉片戰爭後,中英雙方簽訂南京條約,清政府被迫開設通商口岸,基督教宣教工作才有較大發展機會。而當時西歐與美洲均有著不少奮興運動,不少青年的心靈得著奮興,有志海外宣教的人為數不少,慕迪所帶動的宗教復興,更激勵了不少大學生前往海外宣教。

   十九世紀八十年代,一名丹麥裔青年寬夸倫,便抱著往外向末得之民傳道之心,完成慕迪神學院之訓練,並參加芝加哥剛紀慎禮拜堂,致力於華僑的佈道工作。其間他認識了信徒蕭雨滋與其友人吳碩卿。寬牧師立志,當吳碩卿信主之日,即是神差地往中國傳道之時。後來吳氏果然信主,於是在八八七年十月的年議大會中,寬牧師詳述赴華宣教負擔,並獲大會差遣到中國傳教,成為播道會首位來華宣教士。此時,美國播道會仍末設立海外宣教組織,只憑信心差遣寬牧師來華而已!

播道會在中國之奠立與擴展,大致可分為六期,
其情況加下:

(一) 1887 - 1895
   在這時期,由於宣教機會往往來自清政府與西方所訂之不平等條款,再加上中國官紳人士一向以儒家道統自居,他們對基督教只流於一知半解,多抱反對的態度。一般平民反對的心尤其猛烈,當時全國受浸信徙只有三萬七千多人,宣教士亦只有一千三百多人。信奉基督教之群體可謂勢單力薄。

   在這環境下,寬牧師、蕭雨滋、吳碩卿三人開始傳教。(他們被譽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之會祖)。他們於廣州河南洲頭咀三板橋賃居,進行傳道工作,每日開堂宣講主道,聽道人雖多,但真心求道的卻很少,譭謗窘逐之事接踵而來,而且經擠拮据,困難重重,但這並未減退他們傳道之心。

   至一八八九年河南瑞仁大街教堂開設,受群眾窘迫的情況較前更甚。在艱苦經營中,仍結出第一個果子,他就是任職彩畫玻璃舖經理兼監製的羅耀堂先生。其後透過查經與宣講,信主人數漸多。

   隨看當時兒童求學需要的增加,本會宣教十於一八九一年開設一所男校,除教學外,並教導聖經真理。在一八九三年,隨著佈道機會大增,終於購入瑞仁大街的店舖,再把它改建為正式禮拜堂,作為永久基址(此乃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的第一間教會)。此時會友人數共二十二人。概括而論,宣教士所面對的困難,除經濟外,就是來自國民的反對、搗亂及破壞,致使宣教工作十分艱鉅。

(二) 1896 - 1910
   本會傳教工作,因著「啟明號」福音船之水,揭開了新的一頁。之前,寬牧師已有向末聞福音之艇戶及居於河道兩旁之內陸村民傳福音的意向。由於陸路交通難達內陸,使有造船傳道的念頭。此計劃終於在一八九四年美國年議會通過,一八九六年寬牧師回華後便開始籌劃,至一八九八年,「啟明號」下水,展開了落鄉傳道的工作。此時同工亦有增多,並有華籍同工加入宣教行列。在沿河佈道期間,雖遇到不少滋擾,但傳道機會仍佳。直至一八九九年,寬牧師身體不適,由姚靈信女教士取代其船務工作,女性福音工作亦因而得著發展。至十九世紀末,本地信徒已增至一百二十人,宣教士連本地同工共有十人,分別於四間教會、三間小學和福音船上進行福工作。

   中國滿清政府在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一役中慘敗後,證明了單單提倡船堅砲利的洋務運動全盤失敗,西方各國對中國彊土正虎視耽耽,形成國人排外之心高漲,加上慈禧縱容義和團之暴行,遂引發八國聯軍之役。戰敗後所訂定之和約賠款額巨,帶來中國民生災難性的影響,國民不單體會到西方之強大武力,更開始對西方文化、體制發生興趣。亂事既平,基督教宣教工作就有著蓬勃的發展,而全國宣教士與信徒數目較諸十九世紀末期,反而多出兩至三陪。

   「義和團」之亂中,不少信徒受害、教堂被毀,而本會宣教士鑑於時勢,亦走避於港澳,啟明號工作暫告停頓。然而,亂事雖對教會造或某種破壞,但教會亦得其鍊淨,對宣教士來說,亦激發他們思索如何使教會根植於中國。亂後,國民排外情緒一改為崇外、媚外,這亦有助中國教會的發展。當亂事平定後,「啟明號」亦復航傳道,期間她曾進行改裝,以便能更有效推展工作,她的「足跡」可謂遍踏粵省,輾轉來回數十次之多,成為本會開堂設校之「先鋒」。

   一九 O 七年,寬牧師因健康問題向母會傳道部請辭,基於人手不足,同工有感要全力發展陸上事工,決定將船轉售別的宣教團體,福音船工作至此告一段落。

   至一九一 O 年,本會會友已增至二百七十八名,而三間學校亦日漸上軌道,全職同工人數共十多名。

(三) 1911 - 1922
   中國自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後,全國基督教發展亦隨之而進入一個全盛時期。國民政府憲法中定明「人民有信教之自由」,基督教從此在法律上正式取得合法地位,適逢美國「學生志願運動」正處高潮,不少大學生獻身宣教,前來中國傳道。此外,在中國,許多具基督徒身份的知名人物如孫中山、陸徵祥、徐謙等亦積極參與政冶和社會活動,他們的傑出表現取得國民普遍好感,對基督教的廣傳,實在非常有利。

   一九一一至一九一七年間,許多基督教大學相繼開辦,醫療與慈惠工作迅速擴展,就新設醫院已有十六所之多。中國教會亦掀起合一運動,成立了不少聯合組織:如青年會、全國性的會議等,中華歸主運動亦於一九一九年發動,福音之門大大開啟。

   在這形勢下,本會在中國的發展亦很快速,當時溫道真宣教士在匯報中提及:『許多人湧進教會,對信仰很有興趣,且渴望成為教會會友。』雖是如此,本會對受浸者的申請非常審慎,以致在一九一二年間,受浸人數只有六十人。

   有鑑當時形勢大好,美國播道會於廣東成立一「宣教署」( MissionHome )以便福音能更有計劃及有效地傳開。期間雖在廣東有政治上的動亂,影響工作的發展達數月之久,但在亂事結束後即告恢復。當時堂會紛紛設立,中酉同工相繼增多,逐於一九一八年於瑞仁大街禮拜堂會友大會,決定組成「美瑞丹公理會」選出執事及長老,共同推進會務,為一九二 O 年之中西董事聯合會奠定基礎。

   與此同時,國內正掀赴起民族主義,國民知識份子渴望建立一強大中國,擺脫西方列強之壓制。在這民族意識高漲之際,本會在一九二 O 年期間成立了中西董事聯合會,目的是要建立本地信徒,負起教會自傳自養自冶的責任,期望在西國同工屬靈的開啟與中國同工於事務上的參與配褡下,使播道會能植根於中國,此可算是播道會本土化的重要里程。

   中西董事聯合會在羅堅許牧師帶領下,也曾計劃發展本會事工,其中包括:開設堂會三十二間,增聘同工與西教士等十項建議,然而在世界性經濟衰退的影響下迫得擱置。至一九二二年,本會會友已增至八百一十二人,且已建立十六閒堂會或佈道所,學校則有十所,學生人數亦達三百五十一人。

(四) 1923 一 1937
   一九二三至一九三七年間,中國的政治、社會、文化正處於動盪時期。俄國的十月革命、共產主義、西方的民主和科學精神漸為新一代年青人所重視。隨著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的狂潮,國內掀起了一場「非基運動」,國民望藉看打擊基督教而達到反擊西方帝國主義的目的。直到一九二八年國民黨進行清黨後,「非基」才稍為收歛。

   國民政府在清黨後,力求改善民生、積極推行社會改革,籌劃十年建設,當時的蔣總統夫人力邀教會參與及協助社會之建設,給予基督教一個發展機會。此時,天災頻繁,人心對現實生活茫無把握。加上教會內,神與起許多有恩賜的領袖如誠靜怡、怖道家如宋尚節、計志文、王載、趙世光、王明道等,造成了在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三七年間的奮興佈道運動。

   在這急劇轉變的時代中,本會亦面對許許多多不同經歷,正加在五十週年金禧特刊中引證:「在一九二三至一九二五年間,四周有動亂、西國同工的工作受到一定的限制,但中國同工仍然努力為主站立,「非基」運動在神的手中,成為潔淨教會、確定信徒信心的工具。」

   此時,中國教會普遍冷淡、被動,信徒靈程也十分膚淺,神就激動了一些教會領袖如:黃原素牧師、趙柳塘牧師等於廣州發起培靈研經大會。本會羅嘯川牧師、羅堅許牧師、吳子坤牧師等為發起人,且借用本會西教士的寓所為事辦事處,展開籌備工作。第一屆委辦中,本會吳子坤牧師、梁貴民牧師、鄭德音牧師、羅嘯川牧師等站力分擔責往,而小港堂亦曾作為大會的會場。隨著培靈會結束,許多信徙非常渴望研讀真理,有見及此,本會亦開始聖經夜校的工作。起初有二十四位本會會友就讀,隨後增至四十八人,至一九三二年正式成立日校部,名為「廣州聖經學院」,首批入學人數共三十三人。到一九三七年,日校部同學有六十人,夜校部則逾二百人。

   為著教會能更有效地發展,一九三七年以前,本會在廣東省的教會分為廣東、番禺、增城三區,方便管理,並每年舉行一次年會選舉一個行政部,每季聚會一次,一起祈禱並計劃事工。這三區分別管理十三間會堂及基址。而會名於一九三一年易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以符本會精神。

(五) 1938 - 1941
   自一九三七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日本全面侵華,戰事由北至南,席捲全國。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廣州淪陷,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戰亦於歐洲揭幕,一九四一年珍珠港事件後,整個世界便牽連於戰火中。

   中國教會因著所處的地區不同而有不同境遇,在解放區(共產黨控制下區域如山西)工作困難,在自由區(國府軍控制下區域加貴州、四川、雲南)傳道工作卻有相當發展。此時,教會不單直接宣講福音使人得拯救盼望,更落實在救濟事工如醫療工作及賑濟工作上,一般人對教會能與國民一同承擔國難及對基督徒的服務精神、道德人格都產生好感,慕道者亦不少。

   戰亂期間,本會在廣州並未停止工作,廣東省瑤頭教會就展開救濟工作,他們在萬國紅十字會協助下,派粥賑濟鄉民,每日接受援助的人數以百計。每次派粥前,都有信息分享,使人有機會認識福音。此項工作於巔峰時,曾在一個月內,為七萬五千人預備食糧。雖有人是為肚腹而接近教會,但每次施浸前,牧者都會審慎查間信德,以免存不正確動機者加入教會,故每次受浸者只有二十人而已!

   此外,戰爭進行期間,播道會亦不斷開設小學,透過課程、暑期聖經班,使不少兒童認識救恩,在一九四 O 至一九四一年,宏光小學學生已有三百八十八人之多。

   由於當時醫療設備十分缺乏,塋墀仿女士(專業護士)與斬悼賢女醫生在廣州本會的救濟工作中,看見醫療工作的逼切,便於一九三九年與本會袖許惠光先生商議,發起開辦一診所,一年後,這診所的醫療事工成為一長久的宣教工作。

   眼看戰亂造成許多孤兒,於是神又將開設孤兒院的心意放在播道會身上,一九四一年二月,第一所孤兒院遂正式開辦。

   除了廣州工作外,香港工作亦於同期開展,因國民遷徒至香港,為看牧養旅港信徙及廣傳福音,拯救同胞,本會於一九三七年開設第一間香港支堂-太子堂(天泉堂前身),隨後開設侯王堂(恩泉堂前身),太平洋戰事爆發後,香港亦淪陷,西國同工伊履新牧師師母、嘉理信牧師師母先後於廣州及香港被囚於集中營。廣州之宏光學校、香港之廣州聖經學院亦相繼停辨(廣州聖經學院因戰亂,於一九三七年九月已搬至香港)。

   香港淪陷期間,本會組成了兩隊佈道隊,受派轉入內地傳揚福音,一隊由何道彰先生率領到西江一帶,一隊由鄭德音牧師率領到廣西之桂林、柳州等地,分別傳道、設堂,後兩隊會合於羅定縣城,合力傳道,直至戰事結束。

(六) 1942 - 1949
   太平洋戰事展開後,美國、英國分別與中國簽訂平等條約,放棄在華特權。一九四五年日本正式投降,中國宣怖光復,但好景不常,國、共內戰即於次年爆發,直至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中國教會於中日戰爭結束後,展開了重建工作。由於全國信主人數於戰後急劇增長,從一九三六年的 536,O89 增至一九四九年的 834,909 ,可見增長之速。但同時呈現一個隱憂,就是教會缺乏牧養人手。國共內戰,引起通貨膨脹,全國經濟陷於困境,在此客觀環境之下,實在難以訓練人材。

   戰後本會亦開始重建受戰火洗禮的會堂,包括小港堂、東川路堂,這都有賴美國播道會信徒經濟上支持,及本地信徒合作下才得以完成。與此同時,美國播道會亦差派了不宣教士到廣州和香港工作。他們除發展佈道事工外,並分別在廣州瑤頭、增城開設孤兒院,復於一九四六年創辦恩光留產院,投入於戰後的重建工作之中。

   一九四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本會於粵省各支堂因環境關係,與香港各播道堂會「脫離」而另組「播道會番、增、穗區聯會」,完全負責粵省一切事工。至此,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便全力在香港發展福音工作,時至今天。

III. 總結

   綜觀播道會在中國南方的工作,實在是離不開這大時代的命脈,亦讓我們看見神一直在背後帶領美國播道會之宣教工作,及在華信徒傳道之心。面對種種從環境而來的挑戰,神一直磨煉信徒對祂的信心。由於宣教士與中國播道會弟兄姊妹對福音的持守,認定惟有福音是人的唯一盼望、耶穌基督為神與人的唯一中保,他們嘗試用不同方法來傳講福音。在神的帶領下,他們設立了教會,建造了中國第一艘福音船、設立小學、聖經學院、開辦賑災事業、開展了醫療工作與開辦孤兒院等,凡此種種,為的是要將人完全的引到神面前得憐恤、蒙拯救。此外,神又使用直接宣講、查經班、派福音單張等,將得救人數加給本會。

   以上的歷史,讓我們看到:先賢先哲如何對神委身,將自己一生全然擺上,為福音盡獻一生,他們之中有寬夸倫牧師、姚靈信宣教士、蕭雨滋牧師、吳碩卿牧師、羅嘯川牧師、溫道真宣教士等 ...... 。深信若沒有這樣的「委身」心志,一切的方法、目標也許會徒勞無功,因神的心意,就是要藉著這樣忠心的僕人來完成祂的使命。今天「委身」的課題似乎已較少被提及,然而神的心意並無變更,昔日傳道工作困難重重,與今天相比,實不遑多讓,究竟有多少信徒肯全然委身給神,任憑祂使用,完成這大時代的使命-「 ...... 為我作見證」?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本文以下簡稱本會)的事工發展重心由中國粵省的廣州、番禺、增城等地逐漸轉移到香港,數其原因主要有兩個。

   第一個原因是由於中日戰爭的影響。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 ,「蘆溝橋」事變,日本侵略我國,全國人心動盪,教會事工因而大受影響。一九三八年八月中句粵省首次遭日機濫炸,繼而日夕空襲,處此緊急情勢下,本會的工受到很大的阻礙,除探望安慰信徙、禮拜聚會外,為適應環境需要,亦有組織與訓練救護隊,協助救傷工作。

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一日 廣州淪陷,情勢更形混亂,會友星散,同工逃難;其時本會之工作被逼停頓,歷兩月後局面稍為安定,才有少數會友相繼來,本會事工隨而恢復。但自廣州被轟炸後,有不少信徒逃港避難,本會為了牧養旅港信徒及廣傳福音拯救同胞起見,乃於一九三七年春在香港九龍太子道開設首間支堂,即香港區之太子堂(今之天泉堂),繼而於一九三九年秋在九龍侯王道購置兩座樓宇,其一是作為廣州聖經學院遷港廈課之用,其二則作為傳福音的基址,即侯王堂(今之恩泉堂),亦即本會在港發展最初期的事工。

   二個原因是由於政權轉移的影響。一九四九年,中國易幟,政府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當時包括外交、宗教等多項事務都要實行獨立自主,特別要和歐美國家斷絕一切的聯繫。影響所及,形勢所趨,本會於粵省的各個支堂遂與本會宣告「脫離關係」,而另組「播道會番、增、穗區聯會」,全權負責粵省之一切事工,自此以後本會便致力於香港區的發展了。

   文將繼續報導及闡析本會在香港事工發展的整體大勢,著眼點放在以下的三方面:

   一是有關總會的發展,第二是本會各項特別的事工,第三是本會各個堂會的發展梗概,並附以成立及自立的年表以資參考。

   讀者能配合本刊的「現況」及「展望」各專欄的報導,則必定對本會在香港事工的發展有一個更全面的認識和了解。

(一)本會總會在港的發展

   總會自一九四九年七月遷港迄今,都一直持守本會創辦的宗旨,就是「高舉基督,廣傳福音,發揚基督真理,培養信徒靈性;並聯合各堂及直屬團體完成基督的託付」。在港初期,因事工不多,故總會同工及各部門都不多,亦沒有一個正式的辦事處,每次召開總會同工會只是商借本會屬下堂會或機構舉行,消息由書記分發本會各同工知悉便是。直到本會事工在港不斷發展,總會的同工及各部門、會議的文件及記錄等都相應增加了,加上每次各部職員開會,與及少聯會、婦聯會都往住因為沒有固定地力召開會議而大感頭痛,所以總會的執委會就一致通過,決定籌購一個辦事處,作為送給本會九十週年紀念時的一份禮物。終於在各會友大力支持下,本會在一九七八年十月購得土瓜灣浙江街四十六號二樓作為總會的辦事處,總會的事工就得以大力的發展,一九八七年四月更遷入比較寬敞的窩打老現止辦事。

   總會按既定的宗旨工作,所以一方面繼續幫助本會屬下各機構及堂會向在港的同胞傳揚福音、帶人歸主,而且栽培信徒靈命成長、熱心事主;另一方面也加深本會各同工及會友彼此之間的認識和交往,幫助大家能夠同心合意地興旺福音及彼此代禱和勉勵。在總會的策劃下,每年的四月都召開本會的年議大會,選舉總會各部的職員、又一同商議本會每年應興應革的事宜,及聽取和通過各機構和堂會的工作及財政報告。

   在總會的推動下,本會每年夏季都舉各級的夏令會,又不時按立牧師及聘請同工加入本會事奉、「兒童之友」是總會文字出版的一份優良刊物、「播道月報」按時報導本會各項的工作及進展。

   而本會在港九界的發展,更在總會的協助下,不斷進行新的工作和建立新的堂會。無論在經費的籌措及人手的供應上,總會都不遺餘力地去承擔、聯絡、推動和呼籲,以致本會一直在福音事工上有美好的見證。以下便分別敘述此等工作發展的梗概。

(二)本會各項特別的事工
   傳福音首要的任務是使人認罪悔改,相信耶穌為獨一的救主;其次也要顧及全人的需要來輔導他,幫助他,使到每一個信徒的身心靈都能得到全面的照顧而壯健起來事奉主。

   此外,為要把福音帶到各年齡各階層的人群中,實在需要主加百般的的智慧,開展不同形式的工作去將福音傳開。翻閱本會會史,亦會發現本會的前輩們在設立播道會初期之動向,就已著重福音整體推展的需要,不但在陸上設立福音堂、水上設有福音船;其後更逐漸開辦小學、聖經學院、醫療工作、孤兒院等。

   到本會總會在一九四九年七月正式遷到香港之後,除了繼續太子堂、侯王堂及其地堂會的福音工作外,為配合聖工及環境上的需要,首先就恢復聖經學院在港上課,時為四九年的九月,地點乃租用侯王道五十一號地下及二樓為臨時院址,學生人數只得二十二人。

   聖經學院幾經發展,終在一九五七年四月遷入現址作為新校舍,並在一九六五年九月開始改為神學制,故同時改名為「播道神學院」。

   本會在港的特事工除神學教育外,還有照顧孩童之「兒童之家」、診療工作之「播道醫院」、文字傳播之「播道書局」和「播道書樓」,與及剛於一九八八年成立差派宣教士之「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香港差會」。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本會在港早期也沒有忘記興辦教育的工作,一來可以作育英才,其次藉著教育去傳揚福音也是很有效的途徑。故此本會總會及個別堂會如天泉堂、恩泉堂、道真堂、活泉堂等均曾在五、六十年代初期先後開辦過幼稚園和小學,不過後來都在不同的原因下停辦了,例如徙置區天台學校要拆卸、校舍及經費不足等,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學生的來源漸漸遞減,因為香港政府不但興辦官立學校,更在五十年代後期和六十年代初期大量興建津貼小學,是以本會早期所辦的教育工作,到了五十年代後期都暫時停頓下來。但是在八十年代,本會不少的堂會都設在中、小學的校舍內,竟然能夠和不同的基督教團體合作,藉著教育傳揚福音,真是非始料所及,也可看到神是加何帶領及賜福本會之工作。

(三)本會堂會的發展梗概
   地方教會的建立,是傳福音的必然結果。因為一班蒙主呼召拯救出來的信徒,實在需要一起有敬拜團契的生活,並且群策群力承擔耶穌基督的大使命向遠近各處傳揚福音。而本會的宗旨和任務,開宗明義便是要高舉基督、廣傳福音、推廣佈道事工和設立教會,是以本會在港除了繼續發展上述提到的特別事工外,也十著重堂會的設立以傳揚基督的真理。

   太子堂(即今之天泉堂)及侯王堂(即今之恩泉堂)早在四九年前在港設立,到了本會正式遷港後,按著本港的福音需要,在五十年代開辦了道真堂、活泉堂、靈泉堂、福泉堂、油麻地道真堂,六十年代的甘泉堂,七十年代的觀塘福音堂、窩打老道山福音堂、屯門福音堂,而靈泉及恩泉各自的第一個分堂都分別在這時期成立。

   踏入了八十年代,香港的人口增多,政府為減輕市區中心的各方面擠迫,乃大力發展新界的新市鎮,於是隨著社區的需要,很多設施如學校、幼兒中心、老人中心、社區中心、自修中心等便紛紛成立,很多基督教的團體和政府合辦了這些社區設施,亦同時成為福音的據點,本會也因為香港這個特殊的發展而設立了很多分堂,例如和基層人士、社區中心有關的新福堂及彩福堂,和老人中心有關的康福堂、福安堂及興田村道真堂,和學校教育有關的景福堂、華景山靈泉分堂、天泉堂順安分堂及恩泉堂沙田分堂,和幼兒中心有關的山景村福音堂,和自修中心有關的和平堂。

   最後要提的就是太古城福音堂和港福堂,這兩間教會特色是半數以上的會友都屬中產階級或是知識分子。屈指一算,八十年代一共有十四間新的堂會,在各個不同的社區中,作教會的明燈,照亮一切在黑暗堶惘頂搨n的人。

 

 
     
 

 
 

香港區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靈泉堂 -- 香港跑馬地景光街 28-30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 -- 香港銅鑼灣道 180 號百樂商業中心2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愉景灣國際堂 --Block A, Flat 405, Discovery Bay Plaza, Discovery Bay, Lantau Island, Hong Kong.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基泉堂 -- 香港西灣河筲箕灣道 36 號捷利商業大廈 101-103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太古城堂 -- 香港太古城盧山閣平臺 P7-8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康泉堂 -- 香港側魚涌康怡花園第一期康盛街 18 號 5 號地舖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國際堂 --P7-8, Lu Shan Mansion, Taikoo Shing, HK.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靈泉福音堂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靈泉福音堂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愛秩序灣堂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愛秩序灣堂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 -- 香港金鐘夏愨道十六號遠東金融中心一樓一號室

 
 

 

 
 

九龍區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觀塘福音堂 -- 九龍觀塘雲漢街 85 號閣樓 E1-E3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順安堂 -- 九龍觀塘順安村迦密梁省德學校八樓 B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興田村道真堂 -- 九龍藍田興田村彩田樓地下 101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甘泉堂 -- 九龍黃大仙鳳凰新村環鳳街 35 號安康大廈 D 座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新福堂 -- 九龍新蒲崗寧遠街 12 號二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彩福堂 -- 九龍彩雲村長波樓地下 112-114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活泉堂 -- 九龍長沙灣元州街 298 號海旭閣一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福泉堂 -- 九龍青山道 339 號恆生青山道大廈 2 至 4 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和平堂 -- 九龍深水埔發祥街 9-11 號家家發大廈 1A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 -- 九龍荔枝角長沙灣道 789 號恩福中心 17 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活基堂 -- 九龍荔枝角青山道 520D -522C 號二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奇恩堂 -- 九龍美孚新村百老匯街 1-31 號平臺舖位 34 號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天泉堂 -- 九龍旺角洗衣街 227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尖福堂 -- 九龍紅磡都會道 6 號都會商場 929B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油麻地道真堂 -- 九龍油麻地新填地街 172-176 號永常大廈二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泉堂 -- 九龍九龍城侯王道 39-43 號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道真堂 -- 九龍土瓜灣下鄉道 67-77 號嘉寶大廈一樓 A 座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窩打老道山福音堂 -- 九龍何文田窩打老道 84 號冠華園三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樂泉堂 -- 九龍土瓜灣浙江街 41 號合誠商業大廈一樓 A 、 B 座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樂恩福音堂 -- 九龍塘聯合道 322 號華都大廈 4 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活愛堂 -- 九龍南山村南偉樓地下 107 - 108 號

 
 

 

 
 

新界區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信泉堂 -- 新界葵涌華景山路四號迦密愛禮信中學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福安堂 -- 新界青衣長安村安泊樓 131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播道書院道真堂 -- 將軍澳至善街 7 號播道書院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厚恩堂 -- 新界將軍澳坑口村 9 號 B3 樓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茵怡堂 -- 將軍澳茵怡花園第一座二樓平臺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福溢堂 -- 新界將軍澳坑口村一號 B 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信泉分堂 -- 新界荃灣荃德花園商場 7 號地舖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康福堂 -- 新界沙田沙角村銀鷗樓 A 座 113-115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顯恩堂 -- 新界沙田大圍田心村 247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屯門福音堂 -- 新界屯門彩暉花園 7 號地舖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景福堂 -- 新界屯門湖景村湖畔樓 1-4 號地下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山福堂 -- 新界屯門建榮街 24-30 號建榮商業大廈十樓 1 號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屯恩堂 -- 新界屯門置樂花園商場 90-91 號地舖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天恩堂 -- 新界元朗天水圍嘉湖山莊樂湖居第二座 1A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寶雅福音堂 -- 新界大埔廣福道 152-172 號大埔商業中心 1602 室

•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天福堂 -- 新界大埔大埔舊墟翠樂街美豐花園商場二樓 202 號